十九:現實與夢的會面

文章最近更新: 2015-08-16

平地上冒出一塊大石頭,正是Uluru,像「小王子」的蛇吞象那頂帽。
平地上冒出一塊大石頭,正是Uluru,像「小王子」的蛇吞象那頂帽。

澳洲有一塊大石頭,旅客稱非去不可,原來無意造訪,畢竟世上有太多「非去不可」的地方,如果每一處也得像Facebook「打卡」般,形式化地造訪景點,那就沒有甚麼意思。

在Broome租了一輛四驅車,我們計劃向北嶺地Darwin邁進,近1,900公里的路程,匆匆花2、3天到達;然後再花數天從Darwin開1,500公里至Alice Spring(愛麗絲泉),最後駛至1,500公里外的Adelaide(阿德雷得)解散,加上中途駛往其他支路遊覽,全程逾6,000公里的行程。

友人堅持要造訪Uluru,於是機緣際遇讓我來到Uluṟu-Kata Tjuṯa National Park (烏魯魯-卡塔曲塔國家公園)。

抵達數天以來,明明站在山腳,連一絲微風也感覺不到,偏偏鐵閘以「狂風」為由而緊閉,有些遊客等了一星期,也未能如願,看來大家的運氣也不夠。

Uluru是世上最大的個體岩石,位於澳洲中心偏左,距離Alice Spring(愛麗絲泉)西南近500公里,長35公里,寬2公里,高330米,屬砂岩岩層,約於5億多年前成形,顯露的大石頭僅是全部的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二是藏在地底,或是太空隕落的流星石,或是與澳洲大陸浮出水面的深海沉積物,科學家至今仍無法解開它的來源。

遠看這塊紅色巨石,讓我聯想到「小王子」書中「蛇吞象」那幅像頂帽子的畫,當駕車駛近時,它卻如外星人基地般詭異,突兀地矗立水平線上,雄霸一方。

遊客經常將Mount Conner錯認Uluru,Mount Conner像被砍掉的樹幹,切口整齊,適合用作野餐桌;Uluru則被指像一條麫包。另外,跟Uluru鄰近的一群巨石岩Kata Tjuṯa(又名The Olgas,卡塔曲塔),則似巨人留下的一堆糞便,有大有小,奇異趣緻。

1873年英國探險家發現Uluru時,命名這塊岩石為Ayers Rock(艾爾斯石),世界著名的文化和自然雙遺產,被英國廣播公司BBC評為「人生必去的50個地方」之一。

最矚目的是,Uluru在一天中不同的時間和各種氣候條件下,會呈現不同的變化,日出、日落成為最佳欣賞時刻。夕陽映照下,橙色的巨石染成火紅,日落以後,棕色漸漸轉為灰紫,這一幕奇妙的自然變幻,為巨石添上靈氣。

它於不同時間還會出現粉紅、深藍、灰色等顏色;下雨時,岩石表面更會變成銀灰色(雖然降雨極為罕見)。除了以上顏色,它的傳奇故事也讓這裡再添上一層神祕的色彩。

Uluru是當地原住民Anangu(阿南古人)的聖地,土著語即「巨大的卵石」,當地人奉行一套古老律法,崇敬自然領域,認為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有其神祕的意義。

根據原住民的傳說,烏魯魯是兩個男孩在雨後玩泥巴的傑作;另一個說法是人的先祖以動物的形態出現,並在岩石上造成了固定的外貌,例如,曾有女蟒蛇(Kuniya)經過Uluru,發現好戰的毒蛇(Liru),被毒蛇認為入侵地盤,毒蛇拿長矛射殺蟒蛇,因而在Uluru上留下坑洞,另外,波浪狀石頭是女蟒蛇移動的痕跡,而石頭上的深色線條就是毒蛇的血跡。

在他們的創世傳說裡,指人出生前及死亡後的「夢世紀」(Dreamtime),是平行於現實世界的一個體系,而Uluru是「現實與夢的會面之地」,也是神靈先祖的棲息地,因此當地原住民不喜歡讓人隨便拍照或攀登Uluru,並有貼出告示「勸喻」遊客不要攀登,少部分遊客會選擇尊重當地人的文化。

傳說從Uluru帶走岩石的人會被施咒語,遭遇不幸,其中一名英國遊客指取走石塊後,妻子中風,衰運糾纏不休。因此拿走岩石的人們試著將它們寄回各種機構,試圖解除所謂的詛咒,Ayers Rock國家公園人員透露,每天至少收到一份由世界不同地方寄來的包裹,內附大石的碎片及道歉信,收過的最大塊石頭甚至重達32公斤。

想撿一塊石頭留念,友人大為緊張警告我不要害大家又撞車,正當我們失望地駛離國家公園時,遇上園方人員,被告知Uluru剛開放攀石徑,大家驚喜萬分,興奮地即時折返。

那條呈60至80度角的登山小徑,除了一條鐵鏈扶手外,沒有梯級,爬了5分鐘後,有點嚇著,岩石表面平滑,穿著Converse帆布鞋,好幾次滑一跤,嚇得冷汗直流。從有記錄以來,至少35人攀爬而喪命,受傷人數自然也不少。對於一個沒有經驗的旅客,行裝裡連一雙球鞋也沒有,是再正常不過的事——錯事。

上下山的人也握著同一條鐵鏈,沿途遇上的人,大家互相禮讓與鼓勵,令這段路的過程添多點樂趣。

提到Uluru,很多人會想起一套日本催淚電影「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演員大澤隆夫站在Uluru上,灑著女主角的骨灰。因此,登石遊客中,出乎意料地日本人佔很大比例,令人猶如到了日本旅遊,不禁驚歎電影的力量真是無遠弗屆。

沿路上見到包得密不透風的女士小姐們毋需驚訝,當中以日本女生最誇張,其中一個女生令身為亞洲女生的我甘拜下風,烈日當空三十多度,她穿上樽領長袖上衣,戴上帽子、墨鏡、口罩及手套等防曬裝備,完全密不透風。看著自己外露的雙手,即使塗上大量防曬霜,亦逃不過被曬得紅通通的下場,後來也就豁出去了。

爬抵岩石上,除了感到與太陽快要「熔」為一體,竟然真的吹著讓人幾乎站不穩腳的強風。瞭望這似山非山的連綿石丘,浩瀚地坐立平原之中,呼呼作響的強風把身上的每一根細微的神經也喚醒,吸一口帶著土壤氣息的空氣,頭頂彷彿頂著大陽般熾熱,放鬆地坐在巨石上,緩緩喝上一口瓶中的溫水。

來到從未預想踏足的地方,遇上本應無法交會的人們,從現實的銅牆鐵壁走進夢裡的自由自在。坐在這塊巨石上,凝視這片風光,世界彷彿靜止,時間好像停住,此刻是現實還是夢?

Mount Conner像被砍掉的樹幹。
Mount Conner像被砍掉的樹幹。

Kata Tjuṯa不像巨人留下的糞便嗎?:p
Kata Tjuṯa不像巨人留下的糞便嗎?:p

位於Kata Tjuṯa內的「風之谷」。
位於Kata Tjuṯa內的「風之谷」。

真的駱駝呀!
真的駱駝呀!

黃昏時橘色的Uluru。
黃昏時橘色的Uluru。

太陽落下以後,灰紫的Uluru。
太陽落下以後,灰紫的Uluru。

等了數天,終於可以爬Uluru了。
等了數天,終於可以爬Uluru了。

太陽十分毒辣,包得十分密實,還是曬傷。另外,穿converse爬得很小心,滑了好幾次,嚇得一身冷汗。
太陽十分毒辣,包得十分密實,還是曬傷。另外,穿converse爬得很小心,滑了好幾次,嚇得一身冷汗。

石路很斜,有點危險。
石路很斜,有點危險。

到了石上,風很大,十分涼快。
到了石上,風很大,十分涼快。

世界真的很廣闊,在香港時,整個世界都被高樓圍起了,看不見外面……
世界真的很廣闊,在香港時,整個世界都被高樓圍起了,看不見外面……

因為石坡太斜,懶惰的我直接把A4 file墊在屁股底下,滑下石坡,雖然很好玩,但隔了一陣,發現有點奇怪,原來膠File磨爛了,牛仔褲也穿了,還好穿了短睡褲在裡面,不然屁股便要流血了。旁為友人ck,穿白褲爬石,當然會變黃。
因為石坡太斜,懶惰的我直接把A4 file墊在屁股底下,滑下石坡,雖然很好玩,但隔了一陣,發現有點奇怪,原來膠File磨爛了,牛仔褲也穿了,還好穿了短睡褲在裡面,不然屁股便要流血了。旁為友人ck,穿白褲爬石,當然會變黃。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