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六:順風而去

文章最近更新: 2020-11-02

城市中心很難攔車,要離開一點中心,靠近highway才較容易攔到車。一個女生行事確實有點危險,一定要把行程、便車資料等告訴朋友。
城市中心很難攔車,要離開一點中心,靠近highway才較容易攔到車。一個女生行事確實有點危險,一定要把行程、便車資料等告訴朋友。

據啟發我搭便車的德國朋友所言,攔車最佳地點是公路的入口,有停泊處,駕駛速度不超過六十,不然駕駛者難以看見你或停下來;上到公路必須鎖定油站,盡量不要隨處落腳。

第一次自行搭便車的當天早上,隨意站在一所油站外攔車,由於該處仍屬於市中心附近,乾等一小時後,我的黃臉已曬得紅通通。除了以上基本指引外,幾乎一無所知,身上帶著一瓶水、一包餅及一張地圖,然後懵懵懂懂地背著背包上路。

在Karratha賺到的兩個月薪水,應該足夠歐洲的旅費,但又不足以應付在澳洲東岸的花費,於是,展開人生第一場搭便車之旅,配以沙發沖浪,省卻不少金錢,也不用長時間打工。

一如以往烏雲蓋頂,出發往Brisbane(布里斯本)前,遺失了提款卡,更因Brisbane的分行工作人員疏忽,滯留該地白等兩星期,結果發現銀行從未收過新卡申請。最後得到一張旅行提款卡作補償,以應付燃眉之急。

事情當然不會這麼順利,裡面的錢被兌換了歐羅,職員說唯一辦法是兌回澳元,差額當然他們不會負責。天啊!我做錯了甚麼!為甚麼總是「狗屎運」纏身?!在澳洲生活過的人必定領教過他們的辦事能力,他們慵懶的態度一方面令人羨慕,另一邊廂,令人牙癢難當。為怕被打劫或被偷錢,加上適逄假日,要再多等幾天前往市中心銀行排隊領錢,於是在身上只剩20澳元情況下,決定離開Brisbane。

澳洲有很多令人驚嘆不已的沙灘,各人口味不同,西澳有奇特噴水孔的Blowhole,但最漂亮的還是Coral Bay右側的「鯊魚灘」,幾隻小鯊魚在你腳旁游過,慢一點,便看得清牠們的眼睛;東澳Cairns一帶十分著名,Queensland到處是美不勝收的小島,但說到人間仙境,Whitsunday Island的Whitehaven Beach沙幼白滑如糖霜。

在Brisbane前往位於Airlie Beach的Whitsunday island約1,000公里,不停駕車需時約12小時,於是打算耗上兩天實行搭便車計劃。

遠距離的車程,要靠不同的司機提供許多轉車程。攔便車的方法一般是舉起一隻拇指,在某些南美國家是手背向車,伸出食指。但如在一條四通八達的油站或公路入口,最好還是舉起目的地的紙牌。

對許多旅人來說,便車是一種娛樂,既能免費到達遙遠目的地,沿途又會遇上有趣的人,促使許多人搭便車。少數國家立法禁止在某些特定地點攔便車,在澳洲東岸Victoria(維多利亞)及Queensland攔便車便屬違法。

在Queensland試過被便衣警察警告,唯有不攔車,轉而向停下的司機詢問可否提供便車,以免引起警察注意。

在歐洲攔便車又稱Autostop,一些地方甚至鼓勵便車,但進入行人禁止的地方(如高速公路等)便屬違法。在西歐大國的油站,經常遇見搭便車的旅人,曾在德國一個油站,同時有另外三對情侶在攔便車,各人去向不同,否則將競爭激烈。

有些地方的司機甚至不得不接載攔車者,古巴政府規定車輛和貨車司機的車上有空座位時,必須接送欲乘車的人。

攔車的地點位於Brisbane市中心附近,隨意站在馬路旁,第一次獨個舉起姆指攔車,呼了很大的一口氣,有點「不成功,便成仁」的氣慨,腰骨挺直,伸手堅定,雙眼望前(以避開路人奇異的目光),面帶微笑。

偶然有些經過的司機會舉起大拇指以示讚賞及鼓勵,但一小時後,真想哭出來,不如買一張巴士票,也不過一千港元,對於澳洲打工的人來說,那不過是閒錢。極力減重至十公斤的背包,依然讓我腰酸背痛,大汗淋漓,面泛油光。

移師至巴士站附近,再轉戰至交通燈前,換過幾個攔車點,也於事無補,萬念俱灰下,一度坐在公車站思忖應否放棄,繼而想到自己失敗的人生。

這跟初抵Karratha的情況,竟然有點相似。別人做到的,怎麼我卻不能?一下子,鼓起了蠻勁,再折返油站,並站於車道出口,幾乎是堵了出口。不出5分鐘後,一名年輕俊俏、睡眼惺忪的澳洲男子停下來。

「去那裡?」他把頭伸出車窗,語調慵懶。

「出市區便好,你駛向哪個方向?」我急促地回應。

「我正要往市中心上班,最多只能載你離這裡遠一點的地方,但不會駛離市中心。」

想都沒有想,那怕是5公里的路,只要向前走多一點,便離終點近了。為了安全起見,把車牌、車子外型、車主名字及描述、起點、預計抵達點及時間以短訊給朋友,以防自己人間蒸發。

上車後,發現男子短袖襯衫,短褲配拖鞋,一身看似去沙灘的裝束,難怪有閒情逸致載我一程。人們提供免費坐位的原因,多數因為好奇心、同理心、同情心及色心。好奇是因為較少亞洲女生獨自攔車,尤其亞洲女孩體型弱小,攻擊性低,司機較願意接載。

加上,澳洲旅遊文化興盛,部分司機年輕時亦曾攔車,因此理解旅人的艱難,願意施以援手。

大部分司機因為同情攔車者而停下來。少數不幸者,會遇上帶有色心的駕駛人士,而獨行女生遇上後者的機率是99.99%,幾乎是必然的事。在歐洲曾遇上兩隻「色狼」,其中一人有幸領教「港女」的潑辣毒舌,當然慶幸沒有大礙。

不是要說這名年輕貌美的俊男對我有企圖(倒是我想他有企圖),當然他只是帶著好奇心與幾分同情心,當知道我的終點是位於Airlie Beach的Whitsunday Island,他瞪大眼睛,說了句髒話,勸我回頭是岸,並提起幾年前澳洲東岸出了個「背包客殺手」,專門虐殺搭便車的人。

一名女生搭便車,最經常聽到的是善意的勸告。最初覺得這名男子有點冷淡,不知道說甚麼,大家坐在一起,不說話還挺尷尬。結果他的話還滿多,問題多得難以招架,五分鐘的車程,一眨眼便到站。

揮別人生中第一輛便車,心想:「好的開始,便是成功的一半。」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