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生命的溫度

文章最近更新: 2020-11-02

很多朋友聚在Perth,令我一時衝動辭了Broome的工作,到Perth跟朋友遊山玩水。 當時剛到澳洲不久的好友Mani,與德國友人Roman及他的朋友Tobi(躲起來的那位)去Margaret River一帶自駕遊,我們在沙灘旁喝酒玩poker。
很多朋友聚在Perth,令我一時衝動辭了Broome的工作,到Perth跟朋友遊山玩水。
當時剛到澳洲不久的好友Mani,與德國友人Roman及他的朋友Tobi(躲起來的那位)去Margaret River一帶自駕遊,我們在沙灘旁喝酒玩poker。

 

Roman不懷好意替Tobi剪髮,我和Mani賤格地趁他沒有還擊之力時拍影留念。Tobi千叮萬囑不可以公開他的樣子。
Roman不懷好意替Tobi剪髮,我和Mani賤格地趁他沒有還擊之力時拍影留念。Tobi千叮萬囑不可以公開他的樣子。

旅行的計劃是沒有計劃可依,在Broome待了不久,神推鬼擁去到Perth與友人會合,遊山玩水。

兩個月後,盤纏用盡,得到友人「打救」介紹工作,再次回到立誓永不回頭的小鎮Karratha,然後極速身兼五職,二個月後,飛去澳洲東岸。

「早晨,你今天過得怎樣?」微笑著一邊把對方的貨品掃瞄。

「不錯,妳呢?」對方禮貌地微笑回應。

「很好,謝謝。你有沒有加油?」繼續微笑。

「有,一號。」對方拿出紙幣準備付款。

「你有沒有任何優惠卷?」繼續微笑。

「沒有。」對方有點不耐煩地遞上紙幣。

「巧克力條特價買一送一,你要買些嗎?」繼續微笑,並指一指櫃檯前的零食。

「不要。」對方皺眉,遞上紙幣的手僵硬。

「就這些嗎?要膠袋嗎?」繼續微笑,準備拿膠袋。

「對,不要。」對方沉著氣回應。

「找回59元,祝你有愉快的一天,再見。」繼續微笑地把零錢捧上。

「妳也是,再見。」對方免強地微笑回應。

下一位又重覆同樣的對話。以上為油站標準問話的要求,作為客人,這其實是挺親切的問好;但作為服務人員,有時,看著後面十多人的長隊,只能加快問話速度:「早晨,你今天過得怎樣?你有沒有加油?就這些嗎?要膠袋嗎?」

結果,被客人投訴說話太過急速,經理要求用原來的對答,只可以硬著頭皮,以「不可以急,最緊要快」的矛盾心情應付,並對客人的不耐煩視若無睹。這樣才能在油站生存好一陣子。

澳洲較少見到24小時便利店,尤其在小鎮裡,油店便充當便利店。Karratha的油站每天也很多人,來油站的人不一定是加油,即使超市買東西較便宜,他們還是貪方便來油站消費,可見很多澳洲人生活豐裕,不用「格價」比對價錢。

剛入職時,客人購買優惠產品,經常忘記替他們輸入優惠代號,害他們多付錢,一星期下來,卻從未有人回來要求退錢,為油站「撈」到不少「油水」。有時客人拿一件「買一送一」的產品,提醒他們拿多件,一星期總遇到幾個客人拒絕「贈品」,並反問:「我吃不下,拿那麼多幹麼?」

「可以拿回家放著。」我禮貌微笑提供建議,心想:也可以送給有需要的人呀!反正不要「益奸商」。根深蒂固的「商人便是奸」這句話,造成我的思想偏頗。

「不要浪費了。」客人搖頭拒絕接收「贈品」。說得倒是,珍惜資源好像比「懲罰奸商」來得重要。

作為油站的職員,除了不用加油,其他大小事務也要一手包辦,基本處理貨品及日常清潔當然不可少,還得檢查存油量是否足夠,有時需要人手檢查,得半跪半趴在車道上,掀開油蓋,拿出藏在地下的鐵枝,查看「油平線」,檢視石油沾到多高。

這樣的工作沒甚麼難度,但要監視客人入完油會否「快閃」不結帳,讓人整天擔驚受怕,一旦有人「走數」,便會像「疑犯」一樣,被經理質問對方的車牌、車輛特徵、性別、年齡、樣貌、衣著、同行人數等等,如果不能提供以上或多或少的資料,便視為失職,給予警告。

為了不被「審問」,得像一個「警探」般,小心留意加油站外可疑的人物,包括戴帽子、太陽眼鏡和獨行人士,並寫下對方車牌以備不時之需,可想而之,一天比交通警察「抄牌」更多。

多數澳洲人皆會自動自覺入店內付油錢,不會為了區區小錢,鋌而走險。「走數」的人,大部分是買東西後忘記付款,因此提醒他們,成為店員的職責。如客人來到櫃台前,店員沒有問「有沒有入油」,導致他們有意或無意「忘記」付錢,客人離開後,即使被抓,也可以脫罪,視為「合法走數」。

試過「死」得不明不白,人流湧湧時段,有人乘機逃走,人去樓空,翻查錄像,車牌模糊不清,事件追究起來,我自然成為箭靶。

雖然身為「背包客」,但最怕遇到歐洲背包客,只要他們一踏入油站範圍,便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皆因他們一窮二白犯事機率高,不幸三五成群入油「走數」不止,還順手牽羊一大堆食物,警察對行蹤飄忽的這類罪犯總是愛莫能助。

在職兩個月,已聽聞數宗背包客「走數」或偷竊事作,因此,求神拜佛不要還上這樣的倒楣事。

每逢假日,赤腳而來的客人較平日更多,當中有些剛睡醒懶得穿鞋來買牛奶,有些準備釣魚來買冰,有些到處亂跑的小孩還只穿尿布,有些大人把鞋放在車上懶得穿。澳洲人的懶當然不止不穿鞋。

據說因為氣候乾燥,舌頭避免過多活動,加上蒼蠅多,嘴唇不能張太開,以免吃到蒼蠅,所以澳洲人的英語扁平音及懶音重。在快餐店替客人點餐,站在車道聽那「鬼食泥」的口音,讓我吃了不少苦頭。說他們懶,但對快餐的要求又麻煩得出奇,既要選擇雞腿、雞翼、雞胸,漢堡包又可加減配菜、醬汁,只要有可能做到的,也要達到客人的要求。

在這個小小的油站,接觸的澳洲人卻是整趟旅程最頻繁的地方,因為雙方也被迫要跟對方聊天。

同時,身兼五職,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曾有客人早上在油站遇見我,晚上於中餐館用膳又相遇,隔天在超級市場見到我在補貨,週末又發現我在快餐店點餐,問我是否有孿生姐妹(還有一份小學清潔的工作)。所以很多客人也「熟口熟面」,有時沒甚麼事做,便跟客人閒聊著。

某天,遇上一位澳洲爸爸,他的小孩要買2公升的汽水,他自顧自購物,沒有反對,讓小孩自行取來,那剛學會走路不久的小鬼滿心歡喜大叫「Yeah」,結果拿不起那支巨型汽水。

小鬼叫爸爸幫忙,誰知老爸懶理,叫他買能夠拿得起的,我想上前幫忙,被爸爸阻止。結果小鬼勉強拿了支1.25公升的,結完帳後,可愛的他彎著腰吃力地自行抱著那支汽水離開,好生可憐。他的爸爸說兒子很貪心,要讓他吃點苦。

他們再來光顧時,小鬼拿了支六百毫升的汽水,令我和他爸爸也笑翻了。後來,看見小鬼們勉強地提著盛滿貨品的膠袋時,也就見怪不怪。有時,他們想買些甚麼,被父母拒絕後,只會垂頭喪氣,很少會賴在店裡一哭二鬧,不像某些小孩的橫蠻。

很喜歡看著小孩們不拘形式地赤腳走在大街及商場,那種原始的率性,讓我感受到生命的溫度。

在同樣的星期六早上,下班後,獨自走回住處,在一條似曾相識的街道上,兩旁坐落閑靜的平房,樹葉搖曳生姿,抬頭可見藍天高掛艷陽,幾朵白雲自在地浮游。

把鞋子脫掉,踩在曬得有點過熱的石地上,突如其來的火辣讓我跳了起來,逕自傻笑,雙腳貼地幾秒才適應溫度,昂首闊步走在這條路上,前方有一堆支離破碎的啤酒瓶,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生輝,輕巧地避過它,為自己的敏捷喝采。

迎面而來的澳洲女子有禮地向我點頭,微笑著問:「嗨,妳今天過得怎樣?」

再來Karratha時,遇上香港女生Amy,旁為她的台灣男友Sam,巧合的是我來澳洲前,一直有看她的Blog,而我們竟在小鎮的油站「Coles Express」相遇,並一同工作。
再來Karratha時,遇上香港女生Amy,旁為她的台灣男友Sam,巧合的是我來澳洲前,一直有看她的Blog,而我們竟在小鎮的油站「Coles Express」相遇,並一同工作。

 

這條小路滿載不少回憶,剛來澳洲時,迷失在這重重覆覆的陌生街道上,每次走在其中,步履沉重。直到雙腳光裸,腳底發熱,才發現它一點也不陌生,這樣接近生命,如溫暖的擁抱。
這條小路滿載不少回憶,剛來澳洲時,迷失在這重重覆覆的陌生街道上,每次走在其中,步履沉重。直到雙腳光裸,腳底發熱,才發現它一點也不陌生,這樣接近生命,如溫暖的擁抱。

相關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