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旅行的樂趣

太陽會在幾時幾分落下?
太陽會在幾時幾分落下?

旅行最大的樂趣是甚麼?

長途的旅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往往不是那編排有序的行程,而是意料之外的細節。沿途荒蕪的沙漠風景氣勢磅礡,大直路看似永無休止,偶然的直路上斜猶如通往天堂,兩旁枝葉刁零、死氣沉沉。

自駕遊其中一項最大的樂趣是偶然有車輛迎面駛來,雙方無聊極致,藉各式身體動作吸引對方,以喚醒快要昏迷的大腦,多數時候是「v」字或拇指向上的鼓舞手勢。有些人悶得荒了,需要誇張地揮手以防你見不到他,幸運的話,美女會送你一個飛吻,只盼吸引對方一笑。

終於走進電影的獨有場景,與戲內角色不同的是,他們看似無時無刻也愉悅享受旅程,不時談笑風生、熱烈地彈結他熱烈地唱;現實是每天8至10小時的車程,一半是睡著渡過,再另一半是發呆中,剩下的25%的一半用作充飢及小解,剩下約1小時,才是真正如電影中的旅程般,以無法倒帶的輕快心情享受一去不返的沿途風光。

當我發現電影把那漫長的旅程,抽取最快樂的1小時,再濃縮成30秒來交代,令觀眾誤以為駕車旅行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自覺受騙了!這樣想來,我們每一個人也是電影主角,把漫長的人生刪剪成兩小時,總可以編織成精彩的故事。漸漸地發現,不是所有旅程也盡興而歸,沉悶與失望總是免費附送。

多天以後,慢慢適應旅程的悶熱與重複,沒有必要去的地方,沿途那裡想停,便停下來,看見一大陀的糞樂上半天,猜測到底是否袋鼠們的「傑作」。

後來,猜測當天太陽的最後一道光於何時消失成為一大樂趣,勝出者晚上將可免洗碗。

想起澳洲的日落,不是與任何人共同欣賞的良辰,不是沙灘上海天相連的美景,也不是出現在壯闊山河上璀璨奪目的一點光,更慶幸不是獨自坐著凝視黑幕降臨的傷感畫面。而是每天坐在車裡、趴在窗前也可以見到,隨時一閃即逝的微弱光線,慢慢地、慢慢地落下,伴隨笑聲、歌聲,澄藍的天空以一抹染上橙紅的晚霞交錯作結。

旅行和人生一樣,如果將來是可以預想到的,便失去最大的樂趣。

不停駕車,Olivia已面無表情。
不停駕車,Olivia已面無表情。

另一名司機CK找到時間小睡。
另一名司機CK找到時間小睡。

我們的第二輛車,Relocation 4WD,替租車公司還車,幾澳元一天,在限定時間及哩數內,由Broome駛至Darwin。
我們的第二輛車,Relocation 4WD,替租車公司還車,幾澳元一天,在限定時間及哩數內,由Broome駛至Darwin。

Darwin市中心的人工沙灘。
Darwin市中心的人工沙灘。

換了輛Camping Van,也是Relocation的,加點錢,可延長還車期。
換了輛Camping Van,也是Relocation的,加點錢,可延長還車期。

下層有座位、小冰箱、煮食工具,晚上將座位改成雙人床。
下層有座位、小冰箱、煮食工具,晚上將座位改成雙人床。

上層真的很小,無法坐起來。北澳天氣乾燥,來幾片Mask只能算聊勝於無。
上層真的很小,無法坐起來。北澳天氣乾燥,來幾片Mask只能算聊勝於無。

途經Barrow Creek,位於Stuart Highway,南下距Alice Springs約280公里,有間Roadhouse,內裡旅客留下的紀念品很有趣。圖左起CK、Olivia、店主Michael,中間是我留下的postcard。
途經Barrow Creek,位於Stuart Highway,南下距Alice Springs約280公里,有間Roadhouse,內裡旅客留下的紀念品很有趣。圖左起CK、Olivia、店主Michael,中間是我留下的postcard。

看有沒有你的朋友。
看有沒有你的朋友。

沿途遇上山火,看不到前路。
沿途遇上山火,看不到前路。

火勢很猛,可憐的樹木幾乎都燒盡。
火勢很猛,可憐的樹木幾乎都燒盡。

Alice Springs Camping Site的山旁有很多細種袋鼠Wallaby,花AUD1.00可買食物餵牠們,牠們十分主動搶食物,Olivia任由宰割了。
Alice Springs Camping Site的山旁有很多細種袋鼠Wallaby,花AUD1.00可買食物餵牠們,牠們十分主動搶食物,Olivia任由宰割了。

Curtin Springs Roadhouse在Lasseter Highway上,位於Uluru國家公園東面約85公里,途經這裡加油,發現有趣的告示。
Curtin Springs Roadhouse在Lasseter Highway上,位於Uluru國家公園東面約85公里,途經這裡加油,發現有趣的告示。

店東真的幽默。
店東真的幽默。

是這樣嗎?
是這樣嗎?

我很喜歡這個想法。
我很喜歡這個想法。

哈哈,女人的力量真大。
哈哈,女人的力量真大。

很贊同最後一點,我家的狗兒也是那麼賤。
很贊同最後一點,我家的狗兒也是那麼賤。

要上Kings Canyon,走得很辛苦,年紀真大了(事實上沒有行山的習慣)。又熱又累,水都喝光了,流落荒山的話,死定了。
要上Kings Canyon,走得很辛苦,年紀真大了(事實上沒有行山的習慣)。又熱又累,水都喝光了,流落荒山的話,死定了。

Olivia要看有多深的崖……
Olivia要看有多深的崖……

停下來,才發現風光真好。
停下來,才發現風光真好。

腳在抖,快點拍啦。
腳在抖,快點拍啦。

沒有廁所,有人就地解決。
沒有廁所,有人就地解決。

在Adelaide的動物園裡,發現一隻超會享受的袋鼠老大,看著也覺得自己跟牠在一起享受。
在Adelaide的動物園裡,發現一隻超會享受的袋鼠老大,看著也覺得自己跟牠在一起享受。

因為不知日落將在幾時幾分幾秒落下,它便成為了有趣的一道題。
因為不知日落將在幾時幾分幾秒落下,它便成為了有趣的一道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