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催眠式澳洲用語

文章最近更新: 2014-04-04

Perth Kings Park,可搭Cat Bus前往,晚上可以看到柏斯夜景。
Perth Kings Park,可搭Cat Bus前往,晚上可以看到柏斯夜景。

與剛相識的韓國女生去Kings park野餐。
與剛相識的韓國女生去Kings park野餐。

不夠2個星期,戶口剩下3XX澳元,走過百家餐廳、工作仲介、各種零售店,網上投了無數履歷表,結果還是無功而還,眼見在Hostels遇上的朋友已找到工作,不禁有點著急起來。父親對我出走澳洲頗生氣,但最後還是匯了一筆錢過來,並語重心長地說去澳洲遊玩一個月,錢花光便應回港。這個地方真的是我該來嗎?難道錢花光了,刷信用咭買機票回港嗎?

第三度搬家,為了省錢,告別Hostels,住進台灣人Sharehouse……的地板上,一星期租金AUD70,樓下還有大泳池。即使把毛巾、衣服墊在腰間,睡地板的結果還是腰酸骨病,痛得整天伸不直腰。但住宿費用減半,心情即時輕鬆了很多,應可免強捱多一個多星期。

十多天下來,與Hostels認識的朋友們邊找工作邊到處遊玩,見識了沉著安靜的袋鼠群、品嚐過著名但實在說不出好吃之處的魚柳薯條餐(Fish and Chips)、遊玩過水清沙幼的海邊小鎮Fremantle,驚歎於「澳洲三寶」之多(即蒼蠅、胖子和醉酒鬼),感受過當地令城市人無所適從的悠閒文化。

朋友們為工作開始各散東西,既不捨這去得太快的緣份,也開始憂心自己的「錢途」。週末難以找工作,可不要浪費藍天白雲,外出遊玩又得花錢,去寓所泳池輕鬆一下吧!

在泳池旁走了兩個圈,還是找不到入口,泳池其中一面緊接一棟公寓,難道那棟公寓是「會所招待處」嗎?走到「招待處」緊閉的大門前,思索到底那裡才是真正的入口。

「妳在這裡做甚麼?要幫忙嗎?」一名金髮藍眼年輕澳洲男子A見我不知所措,上來查問。

「嗯,我不知道泳池的入口。」我有些尷尬地說。

「OK。」A為我打開緊閉的「會所」大門。

走進「會所」內,也沒有人登記或查問,我呆立正中,左邊一名男子B悠閒地坐在沙發上看大屏幕電視,右邊則置放健身儀器。

A從後走前,再為我打開前方的落地玻璃門。我輕快地走向泳池旁的椅子上,也沒有真的要曬太陽,只是背上太多暗瘡印,企圖藉曬後脫皮,換上嫩膚。穿了條長褲、全身塗上防曬霜,撐著一把太陽傘,躺在泳池邊的椅子近2小時後,被蚊子叮得雙手痕癢,須要回住處取止痕劑。行經「會所」離開時,他們正在看電視。

再折返時,自行拉手把開門進「會所」內,他們停止一切動作,怔怔地望向我,露出詫異的表情。躺回原處,思考著到底他們為甚麼好像被我嚇到了。不會吧?當我得知答案時,真想該挖個洞把自己的頭插進沙裡(如果現場是沙灘)。

離開時,烈日當空下,研究了15分鐘,也拆解不開泳池之鎖離開,唯有厚著面皮走回「會所」,A忍住笑問我要不要喝汽水。不敢正視他們,低下頭說:「不用了,謝謝。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是你們家,還以為這是泳池入口,打擾了。」

「No worries。」他們哈哈大笑說沒關係,並問我有沒有渡過美好的一天。

第一次體驗別人口中,澳洲人的率性隨和,也把失業的苦惱暫時拋諸腦後。澳洲人經常放在口裡的「No worries」(不用擔心)等同No problem(沒問題)、You are Welcome等。別人說Ta(謝謝),你可以回覆No worries;別人說Sorry,你可以回覆No worries;別人說Excuse me,你也可以回覆No worries。

在澳洲的每天必定要說「No worries」無數次,神奇地,多說幾次便像催眠般,煩惱擔憂真的少了點。

Fremantle距離Perth市中心約坐半小時火車,再坐15分鐘巴士可來到海邊。最好假日前來,有市集和表演表演,很熱鬧。
Fremantle距離Perth市中心約坐半小時火車,再坐15分鐘巴士可來到海邊。最好假日前來,有市集和表演表演,很熱鬧。

圖右為不想曬黑的我
圖右為不想曬黑的我

為展示被偷走的青春活潑,很努力跳了幾十次,最終有點氣餒,青春還是留給別人吧。
為展示被偷走的青春活潑,很努力跳了幾十次,最終有點氣餒,青春還是留給別人吧。

這些都是姐夫、朋友的老公等,能與三點式的女人合照,機會難逢。
這些都是姐夫、朋友的老公等,能與三點式的女人合照,機會難逢。

Mandurah 舉辦 Crab Festival(螃蟹節),很多人前來,有攤位、表演等,重頭戲是晚上的煙花。
Mandurah 舉辦 Crab Festival(螃蟹節),很多人前來,有攤位、表演等,重頭戲是晚上的煙花。

太應節了,路過的小孩也要追著她。
太應節了,路過的小孩也要追著她。

我問她哪裡買的帽,她說自製的,真有閒情逸緻。
我問她哪裡買的帽,她說自製的,真有閒情逸緻。

大時大節,童黨例牌來個「口水戰」。
大時大節,童黨例牌來個「口水戰」。

等看煙花,我(圖右)已十分想睡ZZZZzzz
等看煙花,我(圖右)已十分想睡ZZZZzzz

放完了嗎?很冷又很想睡……
放完了嗎?很冷又很想睡……

Perth有個免費參觀袋鼠的公園,名叫亨利森島/袋鼠島(Heirrison Island/Kangaroo Island),時間充裕的話,可步行而至。圖為幾人試圖為袋鼠戴太陽眼鏡,對方當然不領情。警告:此等騷擾動物的行為極不要得,我後來已受到動物的懲罰了。
Perth有個免費參觀袋鼠的公園,名叫亨利森島/袋鼠島(Heirrison Island/Kangaroo Island),時間充裕的話,可步行而至。圖為幾人試圖為袋鼠戴太陽眼鏡,對方當然不領情。警告:此等騷擾動物的行為極不要得,我後來已受到動物的懲罰了。

Sharehouse,我的床便在地上,睡了一晚,才知自己捱不了苦。
Sharehouse,我的床便在地上,睡了一晚,才知自己捱不了苦。

這是從sharehouse拍下去,我正在曬太陽。前方大宅正是我以為的Clubhouse入口,他們家的門口其實一點也不像Clubhouse,只是A開門給我進內,我想不到讓陌生人進屋的理由,便自己鬧了一個笑話。
這是從sharehouse拍下去,我正在曬太陽。前方大宅正是我以為的Clubhouse入口,他們家的門口其實一點也不像Clubhouse,只是A開門給我進內,我想不到讓陌生人進屋的理由,便自己鬧了一個笑話。

2 Replies to “五:催眠式澳洲用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