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香港變成這樣,不要再來了

上星期筆者兩位台灣朋友來港旅遊,其中一位是剛過去的12月在台灣見過的Michelle,另一位同是在澳洲認認的Nancy。兩位友人都是第二次訪港,相隔幾年再度來訪,我問她們這次的旅程有不一樣嗎?Nancy大吐苦水:「怎麼才幾年香港變成這樣了?以後不要再來了。」

其實不只Nancy,連同上次台灣朋友Debby來港時,也有相同抱怨;再加上認識一位居港的台灣人,大家不約而同在港受了委屈。

至於是甚麼委屈,那就是港人因為他們說普通話(台灣稱國語)而歧視他們,把他們當大陸人,問路、在餐廳找座位受到冷待,在扶手電梯沒有站好便被粗口問候,更甚是無端被鬧。

對於友人說「不要再來香港」感到有點難過。去台灣旅遊時,經常迷路,有些台灣人會熱情要帶路,當地人對於港人殷懇招待。但反之,台灣友人訪港時,有些港人根本不分青紅皂白便當他們是大陸人冷嘲熱諷一番,直至他們強調自己是台灣人才收口收手。

即使他們是大陸人,我不明白人們怎麼可以如此無知,對人不對事,大陸人沒有阿媽生嗎?來旅遊的大陸人便不是人嗎?

試過在歐洲旅遊時,不小心撞到當地人,即使連忙道歉,對方仍以粗口罵我是中國人,叫我滾出他們國家。有朋友即時說:「妳應該話自己是香港人,對方便不會再罵。」我實在懶得多費唇舌,錯的不在「我是甚麼人」,而是「對方是甚麼人」。

小時候,學習關於香港時,說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多元社會,現在的香港充斥著藥房、金行、名牌、莎莎、卓悅等,到處都是大商場壟斷,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連鎖店,多元化的社會去哪裡了?然後香港人會說:「多得果D大陸人,香港人企都冇訂企。」然後又說要趕走大陸人。

大陸人奇怪香港人怎麼可以那麼無恥,賺了錢便趕人走,其實錢都沒有落我們袋,都流去開名店、金行、藥房等大商人的金庫裡,我們只是在承受通漲的痛苦;香港人奇怪大陸人怎麼可以那麼無恥,到處大小二便趕都唔走,其實大部分大陸人也這樣嗎?那樣粗暴對待所有大陸旅客公平嗎?

上星期讀了篇關於「蘭桂芳之父」盛智文的訪問,以下摘自文章:

「I am still in love with Hong Kong, but Hong Kong is Stuck!」(我仍然非常愛香港,但是香港卡了! )一向開朗的盛智文說這句話時,難過得喉嚨像被什麼卡住了。香港,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剛剛王維基和香港電視牌照的事件,我一直在留意。唉,真的是一團糟……王維基的故事,正是香港獅子山下奮鬥的夢。過去的香港,正是一塊只要你肯努力,只要你有能力,便可以向上爬、充滿機會的地方。但今日,你看著聽著王維基的經歷,你就會發現,這城市面目全非了!就算你再有能力,你肯不斷努力,可能都沒有你發展的機會。這是一個very very bad message(非常非常差的信息)。另一個更差的信息,就是社會上反對大陸旅客來港。

一群小數目的香港人,在Facebook組織起來,雖然只有二十多個人,但他們公然走到尖沙咀、旺角的遊客區,集合起來聲討在該處的大陸旅客。這個舉動,帶出的信息不單是香港性的,而是全球性的,因為連外國報章都在報道這件事。這是讓所有人都以為,香港是一處不歡迎外來旅客的地方,讓人以為香港是一個不友善的地方。天呀!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會做出這種事。

我無法忘記2003年沙士一役之後,香港簡直是一座死城,當時你們還記得嗎?每一名香港人都渴求旅客來臨香港,那時候,全香港各方面都齊心合力做事,就是為了向世界說我們Welcome you(歡迎旅客),現在反過來說You are not welcome(不歡迎別人)。這是錯誤的,羞恥的,而且是侮辱香港人的行為。

為什麼負面信息不斷出現呢?

……現在普遍的香港人都很不快樂, 不要說買不起房子,就是租屋居住,一年租約之後, 業主又加租了,你不得不搬家,而且越搬越遠,從市中心搬離到郊區。然後,你孩子找不到學校,上課讀書不開心;再然後你每天返工、放工乘搭交通工具時,以前等一班車可以上車,現在可能要等到第四班車到臨,才勉強擠得上去。

這樣子生活,就是一向平靜少出聲的人,都會站出來問:「生活為什麼這麼艱難?究竟我的生活發生了什麼事? 」為了找出路,自然首先罵政府, 但見罵來罵去都沒有人回應時,就會把焦點落在別的人身上,大陸旅客於是首當其衝,認為一切因果全都是這班大陸新來的人帶給我們這座城市的。

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反共,但我並不恨中國人,正如每次與「愛國」的老父在政治立場意見不一致,講到面左左,我希望說服他愛國並非盲目跟從,他希望我不要盲目反共。我們意見即使不一致,但可以共存,因為我們是血親,不得不這樣,難道要反面斷絕關係嗎?於是,你要爭著電視看中央台,得,我的網上頻道選擇多的是。

這幾天台灣人反對「兩岸服務貿易」的「太陽花學運」鬧得熱烘烘,看在港人眼裡,尤其覺得熟口熟面,身同感受。到底我們要如何守護自己的地方?到底我可以做點甚麼?我們可以做的不多,但我們每個人可以做的總和其實很多。

傳了個訊息給朋友,內容大意是抱歉香港讓妳們受委屈,希望妳們下次再來時,能有機會帶妳們遊真正的香港。

香港人、台灣人、中國人,我們都在同一場暴風雨底下,最簡單的堅守理性、公平、友愛卻最困難。這場暴風雨還沒有停,這個地方還在變,滿城風雨後,到底是落葉爛泥,還是草生芽長?

盛智文訪問原文:按此

20140326danceinthera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