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電影】牠的名字叫「紅」

扮演紅狗的狗演員叫KoKo,已在2012年12月去世。

扮演紅狗的狗演員叫KoKo,已在2012年12月去世。

真有其事,真有其狗。

故事講述七十年代澳洲西部一個礦場小鎮Dampier出現一隻自來狗,因毛髮呈啡紅色,與西部大漠渾成一體,小鎮居民便將牠命名為「紅狗」(red dog)。

電影也沿用《Red Dog》之名,不用多費心思,就衝着愛狗的觀眾而來。早年流行日本寵物片,我就從未進過戲院捧場,偶爾在電影台播放,都嫌太過煽情,把狗狗講得太偉大,而且那種過份刻意渲染的催淚橋段,硬是讓我看得頭皮發麻,所以一聽到這齣以狗作自傳式拍攝的澳洲電影,還是忍不住先頭皮發麻,後來瞥見電影海報,發覺此犬長得像我國的唐狗,一點也不討喜,很想知道憑牠這副尊容如何可以成為澳洲的賣座片主角。

在沒有任何期望之下,看後,我給此片打了4.8分(5分滿分)。全片最成功之處是將西澳特有的人文精神跟紅狗的傳奇一生結合。說起Dampier,恐怕知道的人是恆河一沙,在地球上那麼不起眼的一個小角落,來自五湖四海的過客到此「搵食」,他們多是從事採礦的老粗們,還有一個從美國來的大巴司機,以及一隻渾然天成的流浪狗。

所有失意人在這個荒蕪的角落聚首,發生了一系列的故事。本片開首點出紅狗搭順風車到Dampier,沒有主人的牠落得瀟灑,孑然一身,礦工們將之視為「同是天涯淪落人(狗)」,對牠百般照顧,久而久之,紅狗也跟這班無家漢打成一片。某一天紅狗與巴士司機John像命運一般邂逅, 紅狗不知為何總是在John身邊打轉,John從起初的抗拒,到後來軟化,在某次礦工們的賭博聚會中,John救出淪為賭具而被迫狂食罐頭肉的紅狗,從此人狗有影偕雙。其後John與鎮上俏秘書Nancy撻着,過着拍拖大過天的好日子,然而樂極生悲,John戲劇化地在求婚那晚發生交通意外去世。

全片採用倒敍形式,共分三個部份,第一部份佔的篇幅最長,由不同礦工講出有關紅狗的迭事,點出人狗之間的有趣互動,以及紅狗如何與礦場那班老粗打成一片﹔第二部份是紅狗在經歷主人離世後,像忠犬八千公一樣,因未能理解死亡的意義,於是開始四出尋找主人的蹤影,起初只流連在礦場,向每一個礦工無聲詢問主人的行蹤,慢慢地牠自行擴大搜索范圍,出走Dampier,遊勻西澳,最後到了Port Hedland的港口,你以為牠就此放棄?非也。經由其中一名礦工以旁白形式轉述:「曾有人目睹紅狗出現在日本一個港口,估計牠是從Port Hedland搭船過去的。」最後一部份,經歷了數年的尋人之旅,紅狗終於回到自己的「家鄉」—Dampier,在Nancy的歡迎下,與礦工們重新團聚。

聽來荒謬,一隻狗如何憑四隻腳走遍天涯海角?紅狗會擋在行駛的車子前方,等車子停下,司機下車察看,牠便乘勢跳上車廂,賴死不走。這招屢試屢驗,原因是澳洲向有「搭順風車」文化,加上對動物又非常尊重,紅狗便得以縱橫天下。在尋找John的過程中,紅狗也曾經搭過火車及直升機,牠茫然若失的表情,配上西部的荒漠景色,讓人忍不住鼻頭一酸,真是一條好狗,流浪的外表下,盡是赤誠之心。最後回歸 Dampier,過了幾年的好日子,Nancy對牠照顧有加,礦工們也把牠視為家人,臨終前更得以安息在主人John的墓旁。

如同礦工們所說,紅狗的一生是在體驗西部精神,與其他人一樣,來到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生活,卻都是過客的角色。Nancy為了紅狗的去留跟惡房東理論時,對方曾嗆言:「這裏根本不是一個社區,只是一個擠滿粗鄙的礦工們的爛地方而已。」紅狗最後的家,正是這個連「社區」都稱不上的爛地方,牠流浪的一生也終結在此,電影尾聲時,這班挖礦維生的粗人在七十年代的酒吧裏唱着"Way Out West",自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解放,臉上盡是快活的表情。紅狗從他們身邊經過,默默注視着這班瀟灑哥(姐),放心下來了。

題外話:電影的OST很好聽,歌詞意境到位,為全片加分不少。

John是紅狗真正的主人。

John是紅狗真正的主人。

 

紅狗與每一個礦工皆有一段故。

紅狗與每一個礦工皆有一段故。

 

連火車都給牠搭上了。

連火車都給牠搭上了。

 

紅狗死後葬在Dampier與Karratha之間,當地特別設了一尊銅象去紀念這隻傳奇狗。

紅狗死後葬在Dampier與Karratha之間,當地特別設了一尊銅象去紀念這隻傳奇狗。

 

紅狗銅象。

紅狗銅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