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自駕遊Roadtrip及背包客殺手

根據澳洲全國失蹤人口協調中心(National Missing Persons Coordination Centre,簡稱NMPCC),每年約有3.5萬人失蹤,約1,600人(近5%)失蹤逾6個月末尋獲。

2011年,澳洲警方表示,一天約有55名青年人間蒸發,而當地每年均有一星期的「全國失蹤人口週」,旨在減低失蹤人口率。

第一次Road Trip(自駕遊)計劃在公眾假期展開三天兩夜的Coral Bay(珊瑚灣)及Exmouth(埃克斯茅斯)之旅,消一消在Karratha工作的悶氣。Coral Bay鄰近150km,有另一著名景點Exmouth,人們指Exmouth是老年人的聖地,Coral Bay則是年輕人的天堂。

近40度高溫下,殘舊的二手車吃力地驅動空調,即使效用不大。一聲怪響後,緊接車子停下來,打開汽車前蓋,只見引擎冒煙,估計驅動空調讓汽車引擎過熱,燒壞了。

荒山野嶺的公路上,電話沒有訊號,唯一知道的是已駕駛近3小時,距離Coral Bay還有約3小時,即目標的一半。這時可以做的是向公路駛過的車輛伸出拇指求救。

在公路上,向經過車輛伸出手、豎起拇指,即請求陌生人給予其搭便車(Hitch Hiking),由歐美興起,因為以前交通不夠發達,如果沒有車子的人,除了走路或騎自行車,只能向路經車輛求助,後來廣受旅人推崇。

15分鐘後,一輛途經的車子停下來,然而我們的車子不單引擎過熱,冷卻系統的管路已爆裂,車子的電亦已用光,無法起動。他們以自己車子的發電器接駁至我們的車子,進行「心肺復甦手術」,45分鐘後,依然回天乏術。

一輛Road Train(公路火車)亦停下來,查問發生甚麼事。Road Train在Outback(內陸、僻遠地區)十分常見,我起初稱它為一般的「貨車」,外形是香港貨車的「巨型版」,由拖著一卡至百多卡的貨櫃皆有,氣勢磅礡,當直路駕駛時,它駛經你的車旁,你會感到車子在輕微搖擺。

台灣男生以1,800澳元買下這輛二手車,修車費少則數百澳元,多則數千澳元,拖車往Karratha約需數百澳元,救回這輛車與再買一輛二手車的價錢相差不遠。

一小時過去,正當大家討論著到底會否有拖車公司前來,另一輛Road Train停了下來。兩名肥壯的中年男子知道原委後,出價AUD500連人帶車南下拖至距Karratha 約640公里的農業小鎮Carnarvon(卡拿豐),而Coral Bay及Exmouth介乎兩地中間,大家商討下,認為應該折返Karratha,誰知他們開價AUD1000,因為對方不順路,那可得走回頭路。沒有選擇下,跟著他們前往Carnarvon。

大部分的時間,我是倒頭大睡的,法國人卻強迫自己聚精會神,後來,他才告知我那是因為怕遇上「背包客殺手」(Backpacker Killer)

這件澳洲史上最兇殘的連環謀殺案曾轟動全球。

1992年起,7具背包客的屍體先後於Belanglo State Forest(貝朗基羅森林)被尋獲。Belanglo森林位於澳洲新南威爾斯,離Sydney(悉尼)約百多公里,面積15平方英里,相等於一半的香港島,深邃僻靜。

謀殺案發生的時間為90年代早期,被害者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背包客,年齡由19至22歲,包括3名德國人、2名英國人及2名澳洲人,5女2男。他們不幸搭上了死亡便車,身中分別有多處槍傷或刀傷,除被當作標杷,有被殘酷虐打,其中一名德國女生被斬首,頭顱至今仍末尋回。

49歲的公路修建工人Ivan Milat(伊凡.米拉特)於1994年被拘捕,警方在他家中發現多件死者的物品,其中包括犯案的同款槍械。他另有13名兄弟姐妹,當中有些人曾犯案及性格暴戾,鄰居指Milat全家行為怪異。

其後,他的家人被發現擁有更多死者的物品,他們稱物件來自Ivan Milat。多年來,他一直堅稱自己是清白,並指犯案的是其他家庭成員,然而眾人之中,只有他在所有案件發生時行蹤成謎,並且一名倖存英國背包客能指認出他。

最終,他被判終身監禁。他曾以餐刀切掉尾指試圖寄給高等法院,希望能夠上訴;又吞剃刀、書釘及其他金屬自殘;更以絕食企圖在獄中獲得遊戲機Play Station。

分析指他因無法控制感情生活的不穩定,唯有藉控制受害者以得到快感。他與前妻離婚後,有7名背包客在兩年半內連環被殺;另外,1984年2名亞洲女生截便車時,被他帶往Belanglo森林,兩人僥倖逃脫,剛巧他與前妻處於短暫分手期。

調查人員相信受害者極可能多於7人,以及兇手不只一人,雖然懷疑他的兄弟或牽涉其中,但沒有足夠的証據進行拘捕。接近案發期間,另有十多名背包客在附近失蹤。

2010年,Belanglo森林再現屍體,Ivan Milat的17歲侄孫與另外兩人虐殺一名青年,並稱自己「只是履行家族要做的事」,被判43年。

 

法國男生也提及一套澳洲驚慄電影,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三名「背包客」駕車遊西澳時,車子壞掉,一名司機出手相助,他們被帶至荒郊野外,遭受司機的殘酷虐待。

這套「鬼哭狼嚎」(Wolf Creek, 2005)被誤以為是「背包客殺手」Ivan Milat或英國背包客Peter Falconio被謀殺事件的電影版,其實並沒有特定取材自單一案件,而是綜合這些案件而拍成。

幸好翌日大家安然無恙,証實虛驚一場。當我們到達Carnarvon,花了數小時尋求協助,最後發現公眾假期修車公司休假;連試圖離開該鎮也必須等上兩天的Greyhound(灰狗長途巴士)。

法國人向室友求救,那人從Karratha「飛車」七小時南下Carnarvon營救,回程再花上七、八小時,大家得以趕在翌日上班。

20131113IMG_5337

背包客殺手Ivan Milat,令Sydney的Belanglo森林聞名於世。圖一是補捕時的樣子,二是數年前服役中的照片,三為他的姪孫Matthew。

背包客殺手Ivan Milat,令Sydney的Belanglo森林聞名於世。圖一是補捕時的樣子,二是數年前服役中的照片,三為他的姪孫Matthe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