卅五:小國傳奇

準備好離開澳洲,進入Hutt River Province了嗎?

準備好離開澳洲,進入Hutt River Province了嗎?

澳洲有一個「國中國」,名為赫特河公國(Principality of Hutt River),這個傳奇的小國位於Perth北部595公里,佔地75平方公里,與香港島相若,該國建國者引以為傲地稱,當地較世上約70個的「微型國家」中,位於法國的摩納哥(Monaco)大幾十倍。

隨著一條泥濘路,進入赫特河公國的首都Nain,進入公國後,你可能認為這只是一個農場,附有幾座建築物,沒甚麼特別。

有一位看似「路人甲」的阿伯走來接待你,如果不跟他拍照,恐怕你會後悔。因為他是一國君主——Prince Leonard(倫納德王子,His Royal Highness Prince Leonard of Hutt, 全名Leonard George Casley),雖然這個王子並非如童話般年輕英俊,但他的故事絕對不比童話遜色

1970年,當時40歲的Leonard王子與數名追隨者於自行脫離澳洲而成立,宣稱全世界擁有13,000國民,實際常駐人口約20人。

Leonard親王本來是該地農場主人,也是一位出名的律師,由於小麥配額的問題與西澳州政府長期存有爭議。

他引用「國際法」指州政府的行為事實上已壓迫他與農場工作者的生存,迫使農場獨立,成立主權國家,並宣稱依然效忠伊利沙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

西澳州政府在澳洲政府沒有干預下,對事件表示無能為力,聯邦政府又指干預事件有違憲章,當事件擾攘至總督辦公室,一封作為女王代表的政府信件中,不小心把Leonard稱作「赫特河省管理員」(Administrator of the Hutt River Province),由於女王又代表皇家特權,變相承認赫特河的獨立。

當時的澳洲總理威嚇要訴諸法律,Leonard引用「英國叛國法」抵制當地政府,指「君主」不能被起訴,成功地鑽法律漏洞脫離澳洲政府。隨後,澳洲政府即填補有關法律漏洞。

縱然澳洲和世界各國均從未在任何公開場合中承認公國的存在,甚至澳洲官方指「公國」是個人行為的商業炒作,而出版的觀光地圖上,除介紹當地的旅遊景點,並表示「該公國已宣稱獨立」。然而,一切無損Leonard把國家管理好的決心。

該國主要收入來源來自旅遊業,每年吸引約4萬遊客到訪,主要為年輕背包客。赫特河公國裡有政府辦公室、郵局、海關、購物中心,不過全部皆集於同一座建築物,裡面售賣各式、郵票、明信片及錢幣,甚至有該國護照售賣,價錢約數百澳元,甚至可以網上申請(旅客即使持有該國護照,亦須同時持有澳洲簽証,才能經澳洲出入境);另外,有座展覽中心,那裡擺放Leonard到訪各地的照片,以及自稱各國元首致送的禮物,亦有教堂及禮堂,當地2012年的人口僅有三人,Leonard王子、王妃及他們其中一個兒子。

澳洲郵局曾一度於1976年拒絕處理該國的郵遞服務,並正式表態,又要求Leonard交稅,引致雙方交惡,Leonard更向澳洲政府宣戰,不過,幾天後便宣布終止敵對態度;翌年,澳洲內閣決議赫特河公國貨幣無效,所以該國縱然製造貨幣,但只接受澳幣作交易。

該地區的信件至今依然暢通無阻,國民在澳洲政府文件亦填上「非澳洲居民,不用繳稅」(A non-resident of Australia. No tax to pay),赫特河公國最後贏下漂亮的一仗。

雖然許多國民曾領授軍事頭銜為獎勵,但該國根本沒有常設軍隊,究竟甚麼原因令澳洲政府未開戰已妥協?赫特河公國的建築也沒有經過澳洲政府的審批,又提供公司註冊、辦理駕照及身份証、製造貨幣、出版郵票、發行護照,甚至運作大學,但澳洲政府通常避免與該國有任何法律上的糾紛,唯有「隻眼開隻眼閉」,畢竟公國「依法辦事」。像這樣的情況,香港人、台灣人一定羨慕不已,內地人更嘖嘖稱奇,要是在內地發生,一早被打靶幾十次。

除了與澳洲政府周旋,赫特河公國也一度經歷「內戰」,幾乎推翻Leonard的統治。一位擁有領袖魅力的貴族——Kevin Gale(凱文•蓋爾),一度把持公國財政大權,大規模發行公國的郵票及錢幣,同時,積極地在歐美出售赫特河貴族和爵位頭銜,當他與其支持者試圖推翻Leonard的統治時,卻突然逝世。Leonard宣布他為「叛國賊」,在他死後收回所有的貴族頭銜和榮譽。

經歷四十多年的「動盪」,赫特河公國依然屹立不倒,即使國家小得可笑,人民少得可憐,但君主的勇氣與智慧卻足以敵國,吸引世界各地「朝拜」的旅客,不惜山長水遠一睹Leonard王子的風采。

像我們這些凡人,在赫特河公國裡,絕對會有「五星級的體驗」,一輩子也沒有親眼見過一國君主,更何況被他們接待?八十多歲的Leonard不單止親自接待,還會親自在護照蓋上同一天的出入境章,而且喜歡風趣地蓋在澳洲蓋章旁。

到訪那裡雖然免簽証,但一定要帶護照,不然會被當「非法入境者」,下場是……向王子求饒,相信應該可免刑。那裡還有caravan park(露營公園)和旅客休息室,照顧周到。

但請原諒王子公務繁忙,不能全程招呼你,因為這位偉大的君主要趕著去學校撞鐘,又要兼職「皇家」售貨員、紙幣製造人員、交通安全指揮員等等,分身不暇。

或許這一切看起來很兒戲,但這個國家兒戲得來,又倒挺認真。雖然它的官方網頁如中學生設計的網頁一樣,簡陋得不像官網,但資料詳盡,不單有傳媒公告,亦有各類申請表格。

赫特河公國的首相為Leonard的長子,亦即王儲Ian(伊恩)王子,身兼國務部長、經濟發展部部長,以及郵政服務部部長。此外,Ian更致力參予野花卉生產,並將其「出口」至Perth及海外國家,同時參予羊毛及羊肉「出口」至澳洲的生產。

其他三位王子也各居要職,包括外交部部長、財務部部長、教育部部長、皇家法院院長、皇家學院校長、掌握軍權的十字騎土等等。

Leonard與年紀相若的王妃——雪莉公主(Princess Shirley)除育有四位王子,另有三位公主,然而他們也一把年紀了,想成為王妃及駙馬的人,可以考慮Leonard另外二十位孫兒女及三十二位曾孫兒女,可能一不小心巧遇王子公主,加入皇室。

赫特河公國不單設立各主要政府機關及教育機構,更有法例可依,甚至出訪也講國家禮節。Leonard王子與雪莉王妃到訪南澳,稱為「國家訪問」(state visits),期間坐的車輛亦飄揚著赫特河公國的國旗。

另外,皇室成員不只經常「到訪」澳洲,Leonard亦曾持該國護照成功到訪歐洲。到底持有赫特河公國的護照能否在其他國家出入境?

原來該國發行的護照真的一度被某些國家接受,但隨著它的護照及頭銜太容易可獲取,導致認授性低落,直至2008年,歐盟正式將該國護照列為「奇幻護照」(Fantasy Passport),拒絕再承認其護照。曾屬英國領土的香港,從未承認赫特河公國的存在,因而其所有文件在港皆無效。

赫特河公國的傳奇建國之路在當地老一輩中廣為人知,多數人認為他的行為古怪,但無傷大雅,並且認為他面對一個強大政府,表現出堅韌與無畏的精神,令人欽佩。

澳洲總督曾於Leonard王子與Shirley王妃的鑽婚周年紀念,發訊息恭賀,雖然抬頭為「Mr and Mrs Casley」(卡斯利夫婦)而非「王子公主殿下」,但可見他們關係並非完全敵對。坎培拉的澳洲博物館中,Leonard王子的事蹟已作為一項展覽,被永久陳列於館中。

2013年7月,Shirley王妃與世長辭,終年84歲,與Leonard王子結婚逾66載,共同對抗澳洲政府,走過艱苦的建國歲月。

童話故事總是以「永遠幸福快樂」作結,但現實是故事永遠沒有完結,以「人有三衰六旺,月有陰晴圓缺」地演變下去,王妃的離世令人婉惜,並聯想終有一天,年邁的王子也將與王妃在天國相遇,那麼,這個傳奇的赫特河公國到底會怎樣發展?

Leonard王子建立赫特河公國的故事,再一次告訴我們,人的信念可以撐起整個國家,夢想或幻想也好,堅持實現它,便不再是空想。

有點難找的小國,要駕車北上去Kalbarri的話,不妨看一看這個傳奇的小國。

有點難找的小國,要駕車北上去Kalbarri的話,不妨看一看這個傳奇的小國。

 

建國國王Prince Leonard的頭像,似摸似樣。

建國國王Prince Leonard的頭像,似摸似樣。

 

政府大樓、郵局都是同一棟大樓,雖然好像有點兒戲,但這個國家真的很有趣。

政府大樓、郵局都是同一棟大樓,雖然好像有點兒戲,但這個國家真的很有趣。

 

大部分人也是即日來回Hutt River Province,為了在護照上多加一個印。

大部分人也是即日來回Hutt River Province,為了在護照上多加一個印。

 

該國發行的鈔票,可以澳紙購買,當然,「出國」後,紙幣在澳洲是不獲承認的。

該國發行的鈔票,可以澳紙購買,當然,「出國」後,紙幣在澳洲是不獲承認的。

 

中文menu,哈哈,真的照顧周到。

中文menu,哈哈,真的照顧周到。

 

Prince Leonard和Princess Shirley的這張經典照片讓人婉惜王妃的離世,希望公國能長存,故事能延續。

Prince Leonard和Princess Shirley的這張經典照片讓人婉惜王妃的離世,希望公國能長存,故事能延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