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生活】你最近怎麼過?

剛過去的星期日,與幾位舊同事飲下午茶聚舊,五位財經編輯,還在職的只有兩人,那兩人都升職加薪。

A在大報工作,很快升為資深編輯,三十歲前成家立室,一次過付款買樓,資金都是炒股炒樓賺來。A為人低調積極對數字極之執迷,去餐廳點菜,都以價錢為首要,夏天用餐可以點熱飲省下轉凍飲的2蚊,所以今日的A是眾人之中,最「疊水」的一位。

A在席間用手機玩足球Game,我們不禁失笑,這個年紀還打機?他回答:「我在賺錢。」至於怎賺錢?他笑說無本生利,類似「賣武器」,賺一百幾十,大家簡直笑得投降了。我絕對相信A不用靠「賣武器」唯生,如果他有多幾分野心,必定是一塊商界奇葩,這份要賺錢的頑強意志,實在令人驚嘆。在A身上,嗅不出「市儈孤寒」,倒看到舊香港人「堅定強韌」的意志。

難得他不介意把「賣武器」這項「商業機密」與我們分享,娛樂大眾。

R是我們之中最年長的一位,性格較深沉內向,行事獨立俐落。想當年我加入編輯部時,做事不夠細心,「百億」少了個零,被他鬧得面如土色;今日他數落一眾新人時,我不禁想起自己當年也是其中一份子。R沒有轉工,終於等到擔正,有樓有車有狗,但就係冇女人,早陣子交了個剛畢業女生,半年便分手,原因是「好難溝通」,差不多年紀的又難擦出愛火花,中男中女的悲哀。

典型的都市單身男人寫照,甚麼都有了,但卻沒有得到甚麼。

C在電視台當PA(助理編導),面對電視業的困境,當年滿懷大志轉行的他,即使快要升職,也只剩無奈唏噓,意興闌珊。當年那個對電視電影業充滿憧憬的男生,今天說:「電視電影業玩完了,賺不到錢的。」如果「夢工場」沒有夢了,還算甚麼?

M離開生果報後,準備前往加拿大Working Holiday,是眾人之中唯一還可以滿腔熱血,憧憬前方。

他們問:「妳呢?最近怎麼過?」嗯,關於我,旅行回來後,好像「隱青」或「宅女」一樣,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我靜止。偶爾走進幻想,偶爾沉迷韓劇,有空看書彈琴,醒來的時候,會看看新聞,我過著連自己都無法說明的生活,沉靜自在。
20140327alliwanttodo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