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不能跨越的國度:願你在天堂安好

jaijai

人們說「世界沒有到不了的地方」,只要想去的地方,一定能到達。

2006年2月6日,仔仔來到這個世上,三年後住進我們家中,他9歲生日的這天,在我的懷中離開了。

他突然中風,右腦積血,整件事於數天內塵埃落定,我們一家也難以接受,尤其我和二姐。出院的那天,剛好是他的生日,我們鬆一口氣帶他回到家中,他不再驚惶恐懼,然而因身體狀況十分差而感到不安,但總算平靜下來,也許他知道自己大限已至,堅強地撐住最後一口氣回到家中。

2月4日晚上,我回家途中接到二姐的短訊,指仔仔突然失明。趕回家中,一貫聽到門鈴便激動吠叫的他,卻無聲無息地把頭埋在兜裡,我上前摸他,他才抬起頭來,悶悶不樂,除此以外,一切看來正常,只是左眼輕微紅腫,我擔心地向家人查問發生甚麼事,爸爸指他中午突然抽筋後失禁,然後開始原地轉圈、走路歪斜、四處碰撞,似乎失明了,哥哥以生理鹽水替他清理過左眼,二姐說明天一早帶他去看獸醫。

我洗澡後,二姐也下班回到家中,正當我在床上看書時,突然聽見一聲悲慘的尖叫(近乎女人的尖叫),這種慘叫嚇得全家人心跳漏幾拍,打開房門見仔仔劇烈地抽筋掙扎,在地上瘋狂地扭動滾轉四肢不受控,我全身顫抖慌忙地拍打浴室門,叫二姐出來,這時爸爸試圖按壓仔仔,我急得叫他不要動仔仔。

二姐致電去動物醫院時,仔仔仍間歇抽筋,大家也不敢動他,他的舌頭伸出流口水、喘氣急促,醫院姑娘問我他的四肢是否僵直,然而仔仔的前肢縮起、後肢伸直,並沒有完全僵直,正當我與姑娘形容他的狀況,他似乎回復過來,試圖站起來,左邊身卻無法用力,攤在地上不能動,姑娘著我們盡快把他帶去醫院,我和二姐坐上哥哥的車趕往醫院,仔仔在我懷抱中似乎穩定下來,但依然神智呆滯,流著口水

到了醫院,醫生向我們查問他的病史,他過去除了腸胃不好,經常疴嘔,也沒甚麼大病,頂多半年前去洗牙全身麻醉後,毛髮無法生長,後來服用逾半個月的荷爾蒙,醫生問他以前曾否抽筋,我們回答他確曾抽筋、嘔白泡,並且試過奇怪地原地轉圈,首次發現這情況約兩年前,他抽筋後,除了顯得疲乏,沒甚麼大礙,我們當時只是以為他又吃錯東西,所以嘔吐。

然後醫生解釋他可能一早已輕微中風(只是我們沒發現而已),他替仔仔檢查後,指仔仔左眼失明,左邊身無法用力,頭部歪向左邊,頸部脊椎沒有疼痛反應,應該不是脊椎問題,似是大腦出事,最樂觀的是中風,更差的是腦腫瘤,於是建議我們立刻送他到旺角太平道的PAVC,那裡才有儀器檢查仔仔的大腦,並指定全港唯一的動物神經科呂大安醫生治理。姑娘把仔仔的病歷Fax去PAVC,但他們一度指當晚病症太多,有6個症輪候、4個手術,但在看了仔仔的病情後,答應讓我們過去。

我們這時才知道病情的嚴重性,由於二姐隔天要上班,哥哥又要回家照顧女兒,我抱著仔仔回到家中,又坐上的士去PAVC,他這時依然像老人家中風一樣,叫他沒反應,只是一直流口水,我心痛得不停流眼淚,怕他以後也失明和左邊身癱瘓。

去到PAVC已近凌晨三時,前面有四個症在等候,旁邊的啡色狗全身癱瘓,但神智較仔仔清醒,有時痛苦地呻吟,後來他的主人說,應該也是中風。期間,仔仔偶然有點動靜,我以為他想小便,帶他到門外,試著讓他站起來,但他費盡力氣,左邊身依然軟趴趴,而我叫喚他的名字,他也似乎充耳不聞,只有大狗經過才稍稍伸直脖子,豎起耳朵。他似乎認不出我,令我傷心難過得一度情緒幾乎崩潰。

等了逾2小時,終於輪到仔仔,Dr .Glen Mclntosh替他檢查,這時仔仔的前肢能勉強撐起身子,後腳還是乏力,醫生把他放在地上,他吃力地勉強站起半秒,如是者試了幾次,情況較先前竟然好了一點,但依然左眼失明,當醫生表示他的情況嚴重,恐怕有生命危險時,我聽到「生命危險」便不受控地又流起淚來,他建議仔仔要送進ICU(深切治療部),然後問我要不要一會兒去看看他,我把仔仔交到助手的手上,凝視仔仔呆滯的表情,突然哀傷得無法自控,對著助手說:「佢都唔認得我,我諗唔洗啦。」然後匆忙離開診症室。

坐的士回家時,我不斷流淚,無法接受仔仔突然失明、左邊身癱瘓及神智不清的狀況,早上我出門時才責怪他發狂地追上來亂吠,那知晚上回來,他便失明了。回家後,躺在床上想起他在助手懷裡的呆滯,我突然很害怕那是我最後一次見仔仔,輾轉反側迎來天明,又趕去PAVC探望他,並簽署同意全身麻醉進行MRI(磁力共振掃描)及抽骨髓等檢查

去到ICU,仔仔正趴在氧氣箱裡,見我拍拍透明膠門,即發狂地抓門,我隔著膠片呼喚他的名字,他把左耳貼著膠片,不知是否在探聽外面的世界,當我打開膠門,他驚懼地想衝出去,安撫好一會後平靜下來,但只要稍稍離開我的懷抱,他又激動起來。然而,能夠見到他站起來回復神智總算令我心情好了點。

做MRI只要約一個小時,呂大安醫生向我解說腦部掃描的結果,仔仔的右腦幾乎被血塊掩蓋,呂醫生指他其他檢查也正常,問題只出在腦部,但不能肯定是中風或腦腫瘤,因為只能見到一大片血塊,根劇我的描述,她認為中風的機率最大,因為腦腫瘤較慢性,事前應該有很多徵兆,例如嘔吐、厭食、行為異常等,但仔仔一直的表現與平常無異,只除了最近一、兩來老態盡露(曾有輕度中風的先兆,但我們並不知道是中風)。狗的腦腫瘤沒得醫,只能吃藥控制情況,病情會每況愈下;中風則會自然好起來,而像仔仔嚴重中風的話,如再度中風左腦也塞血,有機會突然離世

我打了電話給二姐,想到仔仔可能突然離世,又泣不成聲。反而二姐晚上探訪後,覺得仔仔的病情好很多,叫我不要擔心。整晚在想仔仔翌日(2月6日)生日,很想帶他出院,為他慶祝生日,結果一早起來,呂醫生的助手便打來,讓我們中午前接他出院,指仔仔在醫院很驚慌激動,希望他回家後情緒能平復。我和二姐對於他能在生日這天回家感到舒一口氣。

我和哥哥去到醫院,高興地從助手手中接過仔仔,他的精神看來不錯,在懷裡也不再發狂,但會心急想在地上走走,他走起路有點迷糊,怕他撞到頭便抱起他。呂醫生助手指可以讓他散步,但一定不可以令他太激動食物要清淡,要在寧靜的地方休養,於是我叫爸爸滅了門鈴的聲,怕門鐘響,仔仔又會突然狂吠。

我們滿心歡喜帶仔仔回家,他一向很喜歡坐車看風景,但回家途中看似很怕光,一直把頭埋在手把旁邊。回到樓下,哥哥去泊車,我把他放在地上讓他走,他初時轉圈,但聽到我呼喚他後,便跟著我走,他認到我和走路順暢,令我既感動也開心,直至他不小心撞向停在一邊的單車輪,我才趕緊抱他起來,了解到他未能辨別障礙物。

回到家裡,他自行找到狗籠,並且又再情緒失控地喝水,但偏偏滾珠流下來的水不夠快,唯有把水倒在狗兜裡,他似乎無法控制自己,飲到嘔吐以後,我抱他去清潔嘴角時,又再嘔。帶他進房間,他第三次嘔吐。隔一陣子,弄點雞肉給他吃,他完全沒有食慾,只在房裡不停轉圈,反覆撞來撞去,只能在枱角放個軟軟的化妝袋讓他撞。這時,二姐來電,簡報仔仔的狀況後,他突然走過來不停抓我,原本辛苦喘氣變為劇烈喘氣,我慌張得把所有藥也給他餵食,其中一種止抽筋的藥有睡意,這才真正令他冷靜下來。

他安靜地睡著以後,呼吸時胸骨凸出,狀甚艱難,我無心工作只是隨便上網,等他醒來讓他喝水,他又再發起狂來咬飲管,我堅持不讓他用狗兜喝水,怕他喝得太急太多又嘔,他喝了四分一瓶水後,依然不願停下來,我唯有強行取走水瓶,再帶他回房睡,打算半小時後讓他再喝。他回房後,沒精打采地又睡了,我開了暖風機怕他著涼,不時查看他有否醒來。期間,爸爸來看望他時,他也不太理睬,只是趴著發呆。

接近黃昏時,他邊喘著氣走去門後,我把軟墊放他肚下以防著涼,不久他又轉至開門位置,趴著發呆。將近5時45分,我想著快到喝水的時間,還在考慮要不要帶他去散步,最後決定還是在天黑前讓他去走走。這時,身旁的喘氣聲漸小,我奇怪地呼喚他,然後過去摸他的頭,他的身子一軟,頭側落向地面,雙目睜大嘴巴緊閉,我大叫他而他的眼也不眨,一動不動。

爸媽驚嚇地打開我的門,我抱著仔仔起來,跟他們說「仔仔要死了」叫他們打給哥哥。我摸到仔仔還有心跳,於是把他放在地方按壓他的心臟,但完全沒有反應,而我已經神智不清,無助地嚎哭。去到的士站時,一輛的士也沒有,哥哥的車還在停車場繞下來,我掛斷電話時,手機掉在地上碎了屏幕。這時,摸一摸仔仔的心臟,已經沒有心跳。

我跪在地上,懇求甚麼神也好,如果您要把他帶走,也請您把我帶走。最後,仔仔的體溫在我懷裡慢慢褪去,二姐趕回來時,他的四肢已漸僵 ,她遺憾不能見他最後一面,而我,打了兩次去PAVC,第一次,查問是否不應該阻止他喝水,助手回答狗狗需要多喝水,但不能喝得太多太急,他認為仔仔的死與我無關;第二次,我問如果我當時有替他正確地做心肺復甦,有可能救回他嗎?呂醫生指仔仔的狀況是大腦的呼吸功能「熄咗機」,即使心肺復甦也很難救回來,但她指仔仔去得不太辛苦,我寬心一點以後,又重覆想像所有「可能」、「如果」。

反覆醒來,終於迎來晨光,我凝視房間空虛的角落,想像他的靈魂回來這裡看望我們,過去有他的日子,一一浮現腦海,最初是最後痛苦的離別,後來是最初幸福的時光。

親愛的仔仔,感謝你一生陪伴我們,你的性格孤獨高傲,卻對我們千依百順,無限信任,你為我們帶來無盡的歡樂與愛,翻看你的舊照片,你意氣風發的模樣,令我們不禁笑了起來,你無需經歷漫長的老年病痛,也許是種福氣,願你在天堂繼續快活地「頭搖又尾擺 飛翔境界」。

這年農曆新年,我反反覆覆想像你還在的話,如何與你度過這個假期,我在想,如果可以再來一次,如果你還在的話……但在生死之間、時間面前,我只能無力地看著你離開,去到一個我無法跨越的國度。

有天下午,我拎起聖經,找尋世上另一個讓你靈魂安息的國度,我從不相信天堂的存在,但現在我肯定天堂是存在的,因為「世上沒有去不了的地方」,只要有你的地方,只要你還存在,縱然死亡把我們分開,終有一天,會與你再聚,時間會撫平傷痛,我們會慢慢走出陰霾,因你對我們的愛,以及我們對你的愛,在回憶中,已成永遠。

How far is heaven? How long I get to see you again? I miss you so much, Jai.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Tears in Heaven”, Eric Clapton

jaijai1 jaijai2 jaijai3 jaijai4 jaijai5 jaijai6 jaijai7 jaijai8 jaijai9

甚麼是中風(Stroke)?
腦血管發生意外。腦部是一個相當需要血液供應的器官,一但供應腦部的血流出現問題,中風就可能隨之發生。

貓狗中風的症狀
神經 異常、意識不清、中樞性失明、癲癇。即歪頭、不能控制的轉圈圈和跌倒、失去平衡、突然的眼盲、突然的行為改變等。

  • 大腦中風病徵:狗狗可能突然失眼、不停轉圈(自轉)或 抽筋。
  • 小腦、腦幹中風病徵相似:狗狗會側頭、瞳孔大細不一、無法行動(但與腰骨椎間盤壓住神經線不同,因為狗狗不覺得痛)、失控滾地。

中風的原因
狗隻中風,是因為牠的腦髓發生故障,而發生故障的原因有很多,例如腦部積聚腫塊、受撞擊、缺氧、低血糖等。年幼的狗隻,亦可能會因腦部受過濾性病毒感染而中風。原因分為:

(1.) 缺血性中風:指腦部突然缺少血流
起因:動脈硬化、 發炎或感染、 腫瘤、 心臟疾病、 心絲蟲
(2.)失血性中風(或是腦部的出血)通常因血管爆裂引起
起因:原發性- 高血壓 ,次發性-血管炎、腫瘤、凝血功能異常、先天性血管異常

如何確定診斷中風
一般的檢查是無法確診出中風的,通常需要進行電腦斷層(CT)及核磁共振(MRI)才能確斷,進行檢查時需全身麻醉,同時可採取腦脊髓液分析有否其它發炎感染或是潛在的問題。

狗隻中風的程度可按嚴重性分為三級:
(1.)輕微中風:狗隻如是輕微中風,會顯得神色緊張或神志迷亂,情況會漸轉輕微,在短時間內康復,有時主人甚至不會察覺愛犬中風。
(2.)稍嚴重的中風:情況如稍為嚴重,會有精神緊張,還會流口水,肌肉會微微抽搐,不過幾分鐘內便會自然康復。
(3.)嚴重中風:如狗隻神情失落和流口水,還做出跑步似的動作,以及膀胱和內臟失控的話,便是嚴重中風的徵兆,狗主便要立即為愛犬急救。

中風急救的方法
不要斥責或叫喊牠,因為這樣會令狗隻受刺激,不要給牠吃液體食物,也不要胡亂餵牠吃藥;可以用手指壓著牠的喉嚨位置,替狗隻蓋毛毯,並把毛毯固定在牠的身上,以抑制牠的情緒,給狗隻舔冰,讓牠鎮定下來。

通常嚴重的中風情況只會維持片刻,稍後便會復原,但如狗隻康復後又再立刻中風,又或過了五分鐘仍未康復,便應立即看獸醫。

中風昏厥的處理
1.)通常狗隻中風後都會昏倒,這時主人應替牠蓋毛毯,以覆蓋牠的身體,同時察看情況,若牠的眼睛仍然明亮,和牠接觸時有反應,而且唇和齒齦呈粉紅色,呼吸又正常的話,表示牠仍清醒,那讓愛犬單獨地慢慢康復就可,可以手指按兩眼之間、眉心位置,測試眼睛反應;
2.)如愛犬呼吸正常,但嘴唇不呈健康的粉色,主人可把手指放在狗隻前腿後的胸部以檢查牠的心跳,並帶愛犬看獸醫。
3.)若狗隻嘴唇呈藍色,且呼吸失去規律,主人又不能查明牠的心跳,那情況已很嚴重,應立即帶狗隻去看獸醫。

休克急救
若遇上休克狀況,先檢查呼吸,若呼吸微弱、不規則或停止,請即:
a、解開項圈。
b、挖開口腔。
c、排除口腔內之唾液、血液、嘔吐物或任何異物。
d、做人口呼吸:清除呼吸道任何液體或異物,打開口腔,拉出舌頭。將雙手放在胸部肋骨區向下壓,將肺部空氣擠出,馬上鬆開手,使胸部彈回原位,肺臟膨脹,將空氣吸入。重複上述動作,每5秒鐘一次。
e、如心臟停止,則施行「心臟按壓」:在左側胸部靠近肘部後方用力擠壓心臟,每秒一次。 (心臟停止跳動超過5分鐘以上會造成腦部無法復原的傷害)。心跳恢復後,做人工呼吸。

中風治療
大部分的犬貓通常能在幾週,或是幾個月內復原(但若是傷到腦的重要部分,可能無法復原),復原的期間若是有主人耐心的照護及支持,一般來說,治癒後會很不錯。若情況較嚴重,可尋求中醫治療,服用中藥及針灸等。

太平道寵物診所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自由道7號B地下
預約電話:3650 3000 (24小時應診,需預約
網址:http://www.peaceavevet.com.hk/contact.php
備註:仔仔中風住院兩天,基本血液檢查等約HKD3,000,住院每天約HKD1,500,全身麻醉及MRI約HKD12,000,加上藥物等雜項,共計約HKD20,00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