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音樂】折翼小鳥的自由夢

早前有個Blogger在沒有通知下,copy了我的文章至自己的Blog,世界真細,居然成為同事。

不想相識人士知道這個Blog的存在,但又覺有話未說清,終於向對方開口,查問對我傳過去的電郵可有印象。對方指與朋友合作,偶有同類事件,亦對於朋友的做法稍有微言,現已沒有再合作。我也沒有多說,不過是藏不住心事,感覺話說開了,心情舒坦。

大家近日追看世界盃,於是有共同話題,有時下班了,還賴在Office「雞叮唔斷」,這位Blogger最近為前途苦惱,向我表示:「見到其他Bloggers Facebook有幾萬個、甚至幾十萬個Like,而自己只係得幾千個Like,覺得好灰心。」咁我個Blog得幾百個Like,係咪應該「摺」咗佢?

在我看來,這位Blogger是位勤奮向上、充腔熱血的「九十後」,走在每個人都必經的人生交叉點,糾纏在現實與理想之間。不想整天大張旗鼓,冠冕堂皇說著「夢想」,自我陶醉,有些事情,其實我們都知道,只是做不到,能夠實踐的人,才有資格說「夢想」,而我,自問未有資格。

作為一個過路人,以及同道中人,除了鼓勵,還是鼓勵,於是,我對這位Blogger說:「堅持認為對的事吧。」希望這位Blogger會走出自己的路。下班後,聽著Iron & Wine的《Flightless Bird, American Mouth》,在憂傷的旋律中,見到我們每一個人破碎的夢。

這首歌是《Twilight》(港譯《吸血新世紀》/台譯《暮光之城》)的插曲,由美國田園詩人及獨立民謠唱作人Samuel Beam的一人樂隊「Iron & Wine」創作,歌詞充滿政治象徵性。

歌詞的中英版本均有很多爭議,尤其《Twilight》粉絲意圖扭曲歌詞去配合愛情故事。在我來看,歌詞寫的是作者對於成長、生活、夢想、自由、真理等的迷思,從小時候熱熱切追求天真的夢想,到冷漠不公的世界把童真扼殺,長大後感到無力、失去自由,變得憤憤不平,只能眼睜睜看著世上所有骯髒的事情。

「Flightless bird」被指是孩提時未能實現的願望,「American Mouth」是美國人自由的宣言,象徵夢想,作者渴望理想的世界,而這個夢到底已經實現,或是一早已失去?這就如我們心底的疑問。

我們現在過的,是我們追求的生活嗎?是我們夢想的世界嗎?

基於這首歌較抽象,並非每個人的理解都一樣,網絡有很多版本,以下是我重新翻譯的中文版本,但不論怎翻,英文歌詞還是最能表達創作者原意,就好像英文無法翻譯唐詩宋詞的精髓。

Iron & Wine -《Flightless Bird, American Mouth》折翼小鳥的自由夢

I was a quick wet boy 我曾是個機靈的男孩
Diving too deep for coins 那怕潛入深海 尋找實現夢想的銅幤
All of your street light eyes 你們如街燈陰暗的眼神
Wide on my plastic toys 肆意打量我天真的玩具

Then when the cops closed the fair 當警察關上公平的大門 世上再無公義
I cut my long baby hair 我剪去幼稚的長髮
Stole me a dog-eared map 殘舊的地圖被偷走
And called for you everywhere 只能迷失地到處找你

Have I found you? 我找到你了嗎?
Flightless bird, 折翼的小鳥
jealous, weeping, 充滿妒忌,擦著眼淚
Or lost you? 或已失去了你?
American mouth 自由的宣言
Big pill 強烈的欲望
looming 若隱若現

Now I’m a fat house cat 現在,我是隻窩在家中一無是處的肥貓
Nursing my sore blunt tongue 舔着疼痛僵硬的舌頭
Watching the warm poison rats 看著那些剛中毒的老鼠
Curl through the wide fence cracks 倦縮爬過籬笆寬闊的隙縫逃走
Pissing on magazine photos 雜誌上的照片令人厭惡
Those fishing lures 那些骯髒的利誘
thrown in the cold and clean Blood of Christ mountain stream 應該扔進流著基督冰冷聖潔的血河裡

Have I found you? 我找到你了嗎?
Flightless bird, 折翼的小鳥
grounded, bleeding 落在地上,淌著鮮血
Or lost you? 或已失去了你?
American mouth 自由的美夢
Big pill 強烈的欲望
stuck 被困住
going down 在墮落

中文歌詞翻譯版權屬Commatravel.com

樂隊Iron and Wine的唯一成員,Samuel Beam。

樂隊Iron and Wine的唯一成員,Samuel Beam。

1 個回應

  1. 訪客 說道:

    翻得很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