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事情】都會過去

我在迷糊之間醒來,不願張開眼皮,靜默承受莫名的心痛,直到疼痛消褪,才意識到自己作了一場夢。

那個夢的前半部,跳躍混亂,我在思考數學問題,拿著一份似是考卷的白紙,埋在計算之中。

後來,在一個寺廟中出現,朋友都聚作一團,不知是吃飯,還是打麻將,有人在等,我感到抱歉與害怕,只想不顧一切離開,於是放棄背包,只帶走銀包、電話和外套。這時,剛好日出天明,然而踏出寺廟大門,便下起雨來,戴上鴨嘴帽擋雨,騎著單車,一鼓作氣,只想到離開。

踩上彎曲陡峭的坡道後,是一條泥濘污水路,單車的車輪卡著,我咬牙踩著,強行走過,終於離開泥水路,單車卻不受控,路人指一指前輪,說爆呔了。

堅持不久,瞅著那洩氣的前輪,只好沮喪地下來,推單車徒步走,白靴浸在水中還好,走著走著,便知道目的地太遠,唯有放棄往回走。

那個人毫不在意,沒有發現我回來。而你佇候我小時候的家門前,從電單車的手把拿下頭盔,我驚訝你要離開。你微笑著,一如以往,雙眼光潔聰慧,恍惚洞悉世事,一早知道我會回來。

我噘著嘴,等待你說甚麼,可你只伸手遞過頭盔。我問你要走嗎,你點頭,我問電單車怎麼辦,你答租給人或賣掉它,我說我要買它,你沒有答應只笑說上車。

接過頭盔,見你坦然裸露的背上,畫滿紋身,於是以冰冷的食指輕截,你反射性嚇一跳退開,瞪著我。我知道你不會生氣,你從不怪責我的任性,總是溫柔地微笑,而我就喜歡逗你。

雨一直下,你的身體變得冰冷,我環抱你的背,希望用溫熱包裹著你。你問妳明天要離開嗎,我答對。你問後天走可以嗎,你說你後天離開叫我跟你一起走,我第一次爽快答應。

電單車一直呼呼飛馳,然後痛著醒來,想說想念你,但,這句話一輩子只能藏在心底,像痛楚一樣,忍一忍,便都會過去。

20140828gon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文字無價 知己難求!

如果您喜歡CommaTravel的文章,只要按個讚支持,謝謝 🙂